中国
免费注册 | 请登录 我的互助
您的位置::首页 媒体报道 > 动态详情
焦点动态

正荣公益探索新模式

作者:国际互助网 发布时间:2012-01-11   浏览:(10694)
分享到:

当“小悦悦”事件拷问着公德底线的时候,一位瑶山女子却以柔弱肩躯为数十个素不相识的孩子撑起了一片小天空。日前在福州举办的正荣集团——西部阳光草根教育公益组织支持平台交流会上,来自广西的班爱花与她创办的龙万爱心家园感染了许多人。

龙万爱心家园由班爱花于2001年创办,当时她回乡探望生病的父亲,发现许多孩子上不了学,便留下来开办了这个免费教学点,接收当地数十名孤儿、留守儿童以及单亲孩子在此学习、生活。10年来,龙万家园就靠着班爱花一个人贩卖玉米、打零工来维持。2007年,一场大病困扰了班爱花,一时间,龙万家园陷入了困境。

龙万家园的困遇,是中国无数草根公益组织的缩影。作为自发成立的非营利公益组织,草根公益组织已经在民间公益组织中撑起了半边天,但是由于他们尴尬的身份,且缺乏资金来源和专业管理,往往在成立数年后便会陷入危机的泥潭。

据记者了解,在福州,也有一些与龙万家园一样的纯粹由一些热心人士利用业余时间组成的草根公益组织,社会募集,小额捐助。由于经费来源得不到保障,时常陷入运转困难的窘境,很多时候,只能依靠成员自掏腰包补贴活动经费来支撑。

缺钱少人最愁“不专业”

福州目前的草根公益组织多为小型自发性组织,以助学类公益为主,具有一定知名度的约有五六家,其中规模和影响都较大的,是创立于2003年的“简单助学”,5年来,他们已累计捐助700多位孩子,分布在福建各个山区,包括宁德、南平、三明等地,提供资助金额逾90万元。

“我们大概有50-60个固定成员,这在福州的草根公益组织来说算规模较大的了,特别在农村助学这块,我们的工作量和持续时间都是最长的。”简单助学负责人郑斌告诉记者,相比于动辄成千上百志愿者的官方公益团体,民间公益用“草根”来形容,确实很形象。而像简单助学这样,在福州草根公益中“规模较大”的组织,也面临着种种窘况。

“成员的流动性依然很大,每次活动仍要进行通过网络召集,募集到的资金也有限,如果是自驾到福州周边的山区开展公益活动,比如捐款、走访等,所有的费用都自己掏腰包。很多救助项目,不得不因为资金的关系搁浅。”郑斌介绍说。而从记者走访的另外几家来看,福州目前草根公益的“软肋”主要也集中在这两方面:一是资金匮乏,二是管理不专业。

“目前,民间公益组织更多的是以一种非正式的组织形态出现,从一‘出生’就面临着尴尬。”有业内人士指出,身份的非正式和运营的不专业,也是制约中国草根公益组织健康发展的重要因素。

但在采访中,记者也了解到,与窘境相对的,福州草根公益同样面临着快速发展的机遇。

“随着实践的增多,口碑慢慢积累起来,口口相传之下,很多市民,包括高校志愿者和福州白领都开始关注并参与我们的活动。”一家环保类的公益组织负责人告诉记者,“草根”在福州的发展如星星之火,已被点燃。而郑斌也表示,这两年公益组织发展逐渐走上正途,其中很大一部分扶持来自一些大型的企业。

从“输血”到“造血”

“现在,我们自身也在努力实现从‘义工’到‘社工’的转型。”郑斌告诉记者,在草根公益转型的过程中,正荣集团和西部阳光基金会联手为他们搭起了爱心公益平台。

龙万家园、简单助学和全国其他21家教育类草根公益组织,作为正荣集团和西部阳光基金会“教育公益组织支持平台”的首批资助对象之一,日前受邀到福州参加支持平台举办的交流会,接受了来自西部阳光基金会的专业公益组织运营管理培训。

“目前草根公益组织的困难在于缺少一个能够可持续发展的生态系统,”该平台负责人介绍,实际上草根公益组织最缺的并不是公益项目所需的资金,而是用于维持自身组织运转的经费与经验,“我们成立平台,就是为了促进草根公益生态的形成,起到孵化器的作用。”

据悉,教育公益组织支持平台不仅为这23家草根公益组织提供一笔行政经费,还依靠西部阳光基金会在民间公益方面的丰富经验,组织平台内的公益组织进行案例分享和经验交流,以增强各公益组织的资金筹措能力与项目运作水平。

“如果说以前的直接捐钱,是‘输血’的过程,那么,扶助草根公益,就是从‘输血’到‘造血’的转变。”正荣集团品牌管理部经理郭美娃表示,“像龙万家园这样的组织只有获得了可持续发展的能力,才能够帮助到更多亟待帮助的对象。”郭美娃呼吁更多的企业将目光投向这些草根公益组织,共同建立起支持民间公益发展的生态系统。

据悉,该教育草根公益组织支持平台的运作已经进入轨道,目前正在积极筹备下一轮的培训计划。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